抽象画怎幺看?( 四 ) ( 口述Sophie Hu
2020-05-23

     年轻时喜欢画画,自己在家涂鸦了半天,也搞不出甚幺名堂。就找了一个艺术文化中心学画。学了一年多,老师只是要我画墙上的石膏阿古力巴。有一天突然发现:石膏整个画好了,但是后面的墙怎幺办?就跑去问老师,老师只淡淡的回答我:「你石膏的外形、比例都还没画对,画甚幺墙面。」想想也对,就继续画吧!但心中一直还是有疑惑在。

    当时抽象画已经被介绍进台湾,很多画家开始画抽象画。心想:抽象画不必画精準的形象,只是玩颜色,这个好玩又容易。太聪明的我就自己画起抽象画来,却不敢拿去给老师看,也不敢问抽象画到底怎幺回事。

    一直到碰巧遇到也在学画的朋友,不免将心中的疑惑询问。没想到她睁大着眼睛:怎幺会不能画墙面?我们老师说墙面是整张画的一部分,墙面很重要耶!

    就这样,兴沖沖的抱了一堆自以为很好的画去找粟海老师,粟老师很耐心的看完画,笑笑的说:「师祖陈德旺说:他推一面墙,推了二十年还推不妥贴,墙面才难呢!」、「抽象画如果色面与色面之间没有关係,画得再好也只是图案画。」

    经过多年的习画岁月,回首前尘时光荏苒,儘管老师们的画风不同、艺术成就不同,但老师们不藏私、致力于绘画艺术与教学的精神则是如一,没有他们的传承,我们岂能在此喃喃哗哗。也只有他们的默默奉献与教诲,我们才能在绘画的领域有那幺一丁点的认识与体悟。

    感念师恩、前辈画家,仅将我们对抽象绘画的一点拙见公布开来,也是做为一种记录与播种之意,或许有益于走在这一条路上的同好,不揣浅陋,见笑了!    

24小时热榜
随机推荐